5学生联手筹演戏剧学小王子克困圆梦“叩叩叩……” 理大教授Muralitharan Pillai(简称迪教授)的房门响起了一阵敲门声。他打开门,只见5名学生站在房门外,一脸希企的看着他,原来是想请他担任舞台剧的顾问老师。但他只是冷冷地看着学生说:“No, go and leave me alone.”而故事,便是从他的拒绝中开始了。学生梁伟明说,因曾修读迪教授的课程,并被他的教学方式深深折服,兼且他希望能在大学毕业前亲手製作一部戏剧,因此,他遂联同其他4名同学,即戴仕雄、张婉存、Darynn和陈佳馨齐到办公室向迪教授求助。“以前修读迪教授的课程时,每天早晨6时便需要上课。首先,他让我们围绕着操场奔跑,训练体能和肺活量,之后才训练我们的嗓音。起初,我们都觉得非常辛苦,但体能的进步却是不争的事实。此外,教授也传授许多舞台上的知识,让我们获益匪浅。所以,当我们想要寻找顾问老师时,第一时间便想到迪教授。”虽然迪教授最初一口拒绝他们的邀请,但口硬心软的迪教授最终仍因被学生的诚意打动,而答应出任顾问老师及戏剧的总导演职。“看着这些学生为了梦想而努力,我想起了当初在学习舞蹈时,老师对我的指导。从前的我何尝不是像他们这般,对自己喜爱的事情充满梦想,奋不顾身的往前冲。当初,我的老师不遗余力的指导我,现在轮到我指导他们,让他们累积更多舞台经验,以后便可少走一些错误的路。”在得到迪教授的首肯后,梁伟明开始翻阅剧本,希望能找到剧情简单,且适合成人小孩观赏的剧本,最终,他选择郭宝崑的《我要上天的那一晚》。“这虽是一部儿童剧,但却是演给成人看的。我常觉得自己很像剧中的主角,小时候只是跟随父母的安排,被限制了想像与选择的权利。但如今,我懂得选择了,因此想藉由製作这部戏剧,唤醒成人们内心深处的童真。”一人身兼数职“当时,戏剧系有21名学生,其中包括12位友族同胞。由于大家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,我希望藉此机会与大家合力製作这套戏剧,除了可增进我们之间的友谊,也有助我们深入了解各自的文化。”无奈事与愿违,梁伟明说,在筹备的过程中,除了另外余4名发起人,其他参与者都一一退出,而经已安排妥善的工作岗位也被迫更动。因此,他们唯有一人身兼多职,忙碌于台前幕后的工作中。由于每天都在排戏、筹备製作、功课之间打转,他们渐渐的感到不耐烦。发起人之一的张婉存说,由于宣传或製作道具都须亲力亲为,所以,他们的工作量大增。“沉重的工作使得我们的情绪渐渐失控,大家开始互相指责埋怨,又称对方并未为製作贡献。我曾经以为,这项製作应该会因此而腰斩,但迪教授却及时出现,并教导我们应付与解决难题。”首先,迪教授召集了所有参与者,大家围成一圈并开始叙说自己内心的感受。当大家都清楚说明自己的情况后,迪教授告诉他们:“你们都是一群自私的人,只考虑自己的感受,但我呢?“身为一名教授,我相信我的工作量不比你们少。可是每一次排练,我都会出席,这对我毫无好处,但我从没有抱怨。这是你们自己要举办的活动,但你们现在只懂得抱怨,忘记了你们的初衷。”梁伟明等一众人听了迪教授的一番话后,茅塞顿开,并互相握手言和,而原先乱成一团的製作团队也再次团结。戏剧系含设计管理课程自幼喜爱跳舞的戴仕雄,从未接触过正统的舞蹈训练,不过,他在申请大学科系时,因偶然看到理科大学戏剧系,并因为好奇而选修该系。“我决定报读戏剧系时,家人一度大力反对,因为戏剧系毕业生的前景不明,他们担忧我的未来。但辅导老师却劝我说,应该根据自己的兴趣来作出选择,加上戏剧系是一门综合教育课程,内容涉及设计、管理等课程,所以,我在考虑一番后,便决定报读戏剧系。”虽然父母口头上一直说反对,但过后也开始支持他,如他们极为关心他在课业上遇到的问题,并嘱咐他好好学习等。另一名戏剧发起人陈佳馨说,她在填写大学科系时,曾一度纠结于该选择什幺科系。虽然家人希望她未来当教师,但她心里却是百般不愿。经过思前想后,她毅然选择戏剧系,只因她实在是非常喜爱表演。“过后,家人并不知道我报读戏剧系,因此,当我被戏剧系录取时,我只好硬着头皮告诉家人,并对他们说:‘现在只有戏剧系录取我,就看你们要不要给我去修读’”。当她开始修读戏剧系时,父母一直无法理解她在参与演出后便减少回家次数的原因,不过,当家人看过她去台湾演出的视频后,总算渐渐了解到戏剧系的运作方式,并渐渐理解她无法经常回家的苦衷。中学立志当艺术工作者从东马到槟城理科大学深造的Darynn,原先是以英语系作为选系时的第一志愿,并希望毕业后可以手执教鞭,作育英才,因此,当她得知自己被戏剧系录取的消息时,她心里一度感到失落。此时,父亲却拿出她中学时的日记本,并对她说:“妳忘了吗?妳中学时所写的志愿就是当一名艺术工作者,并且修读理科大学的戏剧系。妳现在终于实现了当初的理想,还有什幺好不开心的?”看着自己的日记,她回想起中学时在舞台上表演的快乐时光,最终,她毅然决定到西马修读戏剧系。“虽然筹备戏剧的过程困难重重,但每突破一关,我们便会从中学得新知识。”闻获戏剧系录取即痛哭积极投入戏剧《我要上天的那一晚》的筹办工作的张婉存说,她进入戏剧系是一个奇妙的过程。她坦言,戏剧系只是她的第四选择,虽然她喜爱表演,但她却因看不见戏剧系毕业生的前景,而未把该系填作第一志愿,也因此,当她获得戏剧系的录取通知书时,她一度因感到担心而痛哭流涕。“当时,我只觉得戏剧系的毕业生未来很难赚钱,但家人事后却不断的鼓励我,并认为表演是我的天赋,也是上天给我的礼物。在左思右想后,我决定一不做,二不休,既然已进了戏剧系,就得做出一番成绩。”她说,她在修读戏剧系后才发现,该系也有教导学生生活知识,如与人沟通的技巧及时间管理等。“若要在功课与表演间取得平衡,并与其他队友不失和气,就需要长期的学习。”此外,自中学开始就参与戏剧製作的梁伟明,向来都把导演列为自己的志愿,因此,中六毕业后,他就毫不犹豫的报读理科大学的戏剧系。“虽然许多人都说戏剧系毕业生的前景未明,甚至毕业后会面临失业的可能,但我坚信自己的热忱与坚持,肯定会让我在戏剧界闯出一番成就。”为省钱捡纸皮製道具筹备戏剧的工作不比修读戏剧系简单,因为在筹备过程中除了需积极排练,还得处理对外宣传、筹集资金及寻找合适场地等事宜。《我要上天的那一晚》的5名筹备人在经过讨论后,即与槟城表演艺术中心达成协议,并成功取得场地的使用权。此外,他们也联络校内几个科系,希望这些科系能帮忙製作主题曲与道具。“我们的创意和技术有限,唯有与不同科系的学生合作,才能激荡出不同的火花。为了节省经费,我们甚至前往百货市场、快餐店拾取纸皮来製作道具,期间还被百货市场的员工辱骂。”此外,迪教授披露,观众并不会关心这部戏剧的製作过程,而只会关心他们所呈现出来的效果,所以,学生必须关注自己的製作。虽然筹备过程辛苦,但每个难关都会形成一股动力,使得他们更懂得控制与解决问题。“由于我知道他们将会去吉隆坡参加活动,所以我强迫他们写一份报告书,并寻找公司赞助这齣戏剧。而他们就像一群漫无目的小羊,我则是牧羊人。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太多,而我的作用就是及时把他们拉回来,让他们专注于自己的事情。”《我要上天的那一晚》(The Day I Met The Prince)语言:英语地点:Stage 2, Performing Arts Centre of Penang时间:25/3/2016:8.30pm,26/3/2016:3pm和8pm,27/3/2016:3pm票价:成人 RM25,乐龄人士、学生、孩童 RM25联络:04-8991722/04-8992722(/副刊.报导:丁俊勇)‧2016.03.15